我是做领导力发展的,背景主要是社会学,所以我今天讲的东西和大多数嘉宾讲的东西不太一样,他们讲的是偏科技的,我是偏人文的;他们讲的可能是一个解决方案,我更多只是提出一个问题。而且我今天要提出的这个问题还有点敏感,容易引起争议,所以希望大家保持一种开放的、中性的态度,和我一起来思考这个问题。

我是江西的客家人,80年代在山沟沟里学的英文,所以我的英文一直就带着一股浓重的江西口音。更有意思的是,我的第一个英文老师,原来是学俄语的,所以我那个英文更古怪地带着一点俄语的口音,非常搞笑。

所以,我后来出国留学,留学回来在中欧商学院教书,我就一直非常羡慕那些讲一口纯正的加州口音或者麻省口音英文的人。后来我又给纽约大学教了三年本科,加入乔治·华盛顿大学,想在中国筹办一所分校,慢慢地,我接触了很多受过最好的教育的华裔,包括一些ABC(美国出生的华裔),他们那个英文讲得有多好,就不用多说了。

但是我发现,他们普遍比较脆弱,做个螺丝钉还可以,如果是让他们做有点开创性的事,就非常没有战斗力,超级不经打,跟我熟悉的那些中国的精英人物那种发自内心的信心、勇气,一路向前,百折不挠的行动力,根本没法同日而语。

文化认同与身份定位

考虑到这一层,我突然发现,我那口带着江西口音的英文,其实还蛮好听的。我就很纳闷,你们受这么好的教育,一路都是名校,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到研究生,怎么会怂成这个样子?我一直非常纳闷这个问题,我就想啊想,想啊想,最后发现,也许是他们的自信心出了问题,归根到底,是他们的文化认同和身份定位的问题没有解决好。这个问题解决不好,什么行动力、领导力,都谈不上了。

著名的SAT考场香港“万人坑”

这是著名的考SAT的香港考场,香港亚洲博览馆,大家把它叫做“万人坑”。而今,稍微有点社会地位的人,北上广深,你要没个小孩在美国读书,那都不好意思出门,已经成为了中国中上阶层的标配了。更不用说,最近随着竞争的加剧,大学不够了,还要去读高中,高中也不够还要去读初中,初中不够了,还要去读小学,恨不得从出生一刹那就送到美国去。如果他们知道我刚才说的那个问题,他们还会这么费尽心机把孩子送出去吗?当然,这也给我们这个行业带来一个巨大的商机,各种培训班、各种辅导班,我就不多说了。

其实这个问题在一百多年前的1912年,胡适就提到了。他还在哥伦比亚读书的时候,就写了一篇《非留学篇》,文章很长,我这里只截一段,只看这一句话,“以数千年之古国,东亚文明之领袖,曾几何时,乃一变而北面受学,称弟子国,天下之大耻,孰有过于此者乎!”同传表示很痛苦,如果实在翻译不过来,就算了。

以此形成鲜明的对比,大家知道十八、十九世纪大英帝国基本上占据了地球的一半以上可居住的面积,有很多出国担任公职的人,代表大英帝国统治这些殖民地的人,他们的孩子生出来后,他们要想尽一切办法把孩子送到哪里去读书?送回英国去读书。所以,你去看奥威尔的传记,看吉卜林的传记,都有他们童年艰难地回到英国去受教育的这个记录。

所以,一个是把自己的文化弃之如敝履,一个是把自己的文化抬得无比的高,看得无比的重,这就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有的人说,胡适这么说,是不是一个极端保守派?胡适可不是什么保守派,他回国之后就成为中国新文化运动的领袖,他的主张可是全盘西化,他在抗战期间担任中国驻美国大使,获得三十多个荣誉博士学位,这是什么重量级的人物,马云到现在也就一两个荣誉博士,胡适是三十多个。

其实胡适能这么说,说明他内心深处还是有对中国文化的认同,他还是想保住中国文化的根。不像我们现在,像今天我在这里讲这个话题,我相信你们绝大多数人都目瞪口呆,怎么还有人说这样的事情?我的小孩我正担心他英文说得不太好,我正想着怎么安排他早点到美国去留学呢,怎么还有人跟我说这种事情?

语言、体育与婚恋

中国孩子到西方去,尤其是到美国去,最大的问题不是语言,因为语言很快,你词汇量上去后,基本就没有问题了。比语言更难的是文化,文化里面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体育,尤其是像橄榄球、篮球、冰球这种美国最流行的运动,肢体冲撞型的运动。我们亚裔没办法,先天不足,除非你是姚明,你是林书豪这样的,可以多得几分,一般情况下,顶尖的运动场上,是很难看到我们华人子弟的身影的。

亚裔男孩在交友市场上的劣势

但事实上,比体育更重要的是婚恋,这就回应一下俞敏洪老师前两天刚刚惹了一点小麻烦的观点:女性的择偶标准对于一个国家的男人、对于一个国家的文化的重要性,这个话其实没有错。我们华人的子女在这个交友市场上,大家仔细看一看,看看这张图。我们华人的女孩子不会太吃亏,但是我们华人的男孩子就麻烦了,仔细看女人给男人打分,如果没有伟大的华人的女孩子给华人的男孩子打一个高分,我们华人男孩子基本上就没人关注,没有人约会。

大家一定要看懂这个图,青春残酷,动物凶猛,这给我们华人的男孩子内心深处,带来的是怎么样的一种沉重的压力!青春期的这种打击,有时候可能是毁灭性的, 最坏的情况,他甚至开始怀疑人生,Who am I? Why am I here? Where am I going??(我是谁?我为什么在这?我要去哪里?)

亚裔男性在婚恋市场的劣势

十六七岁的孩子你跟他讲道理,是讲不清的,他就是受不了,为什么大家都有舞伴就我没有舞伴,为什么他们都有女朋友就我没有女朋友? 在那种环境下,你一时是很难心平气和的跟他讲道理的。当然比交友市场更可怕的是婚恋市场,大家仔细看看婚恋市场的这张图,亚裔的跨种族婚姻是在人字形右边那条,黑人的跨种族婚姻是在人字形的左边那条。

你仔细看这个比例,美国是一个大熔炉,但有两种人是不太容易融进去的,一种人是亚裔的男性,还有一种是黑人的女性。大家要看懂这个图,亚裔的女孩子嫁给白人的比例是亚裔男孩子娶白人老婆比例的3倍;黑人的男孩子娶一个白人老婆的比例是黑人的女孩子嫁给白人比例,大概也是3倍。这个图我不知道你们看了什么感觉,我只是告诉大家这个事实。

谢天谢地,我们家是女儿,我不用太操心这个问题。但是实际上女儿也有女儿的问题。我在中欧商学院教的第一批老板基本都移民了,大概十年前就很多移到美国去了。然后孩子们慢慢长大了,儿子嘛,慢慢就接受现实了,就这么回事,咱们在约会市场里面就是最低端的一个选择;女儿刚开始还是蛮自信的,也跟各种种族的人包括跟白人约会,约会来约会去,最后带回家的是一个印度小伙子。

老爸呢,总归受过教育嘛,也不会去说女儿什么,但是心里还是难受,说你交那么多白人男朋友,怎么最后还是选择一个印度小伙子?女儿还算跟爸爸比较能够沟通,她说,爸爸呀,谁谁谁他倒不歧视我,但是我自己要是心理总是有一点别扭,有一点点自卑的话,这个婚姻生活也不好过呀,爸爸听她这么说,就终于理解她了。

顺便告诉大家,这里的Asian(亚裔)包括南亚人、包括印度人。大家知道印度人在美国的职场、情场混得都比我们中国人好很多很多,这个不多说了,所以这个数据还是比较乐观的数据。当然,数据是数据,具体到个体,父母社会地位、教育水平、沟通能力,孩子的智力、禀赋、个性等方面如果有优势,当然都在一定程度上能缓解这个问题。

钱买得到护照,买不到祖国

有的人说,你说的不就是歧视吗?其实他们不是歧视你,而是不重视你;他们不是瞧不起你,而是不瞧你。日本人早就吃过这套亏了,所以你注意到没有,当我们中国人到全世界去移民,到全世界去留学,到全世界去旅游的时候,你发现你很少碰到日本人,对不对?他们早就明白过来了。

所以,我们最好的办法是建设好自己的国家,一百万美金你能够买到美国的大别墅,能买到美国的护照,你买不到祖国。犹太人当年在全世界那样被人歧视、被人迫害,是因为他们没有祖国,我们有祖国,为什么也会沦落到这个地步?我只是想提出一个问题。

日本人口老龄化到今天这个地步还是不开放移民,不开放向亚太地区包括中国地区的移民,为什么?因为他们要保住自己文化的根,要保住这种文化认同,保住这种身份定位,当然他们也未免太保守了一点。

美国华裔成功的典范

你去看美国的这些政界、商界、文艺界最风光的人物,到今天,也很难找到我们华人的身影,很难找到。这四个人是我认为到今天为止华人做得最好的典范,从左到右分别是建筑大师贝聿铭、大提琴大师马友友、现代艺术大师徐冰和蔡国强,他们是真正混到了美国金字塔的最顶尖的位置。但是你仔细看他们的成长的经历,他们都没有我刚才讲的这个自信心的问题,他们都有对中国文化、对自己的中国人身份最深刻的认同。

所以,我刚才提到的北上深广这些中国最精英的人群,你发现他们很多都是“凤凰男”,像俞敏洪老师、张邦鑫老师,包括我本人,都是小地方慢慢成长起来的,什么原因?因为我们最小的时候是“全村的希望”,慢慢变成“全乡的希望”,后来变成“全县的希望”,所以我们从小到大,自信心基本都不会受到什么挑战,所以,这个问题自然就相对容易解决。

以色列的孩子,三年兵役之后,在上大学之前,一定要周游世界一圈。所以,孩子们,如果你考上美国的大学,如果觉得对中国还了解不够,申请一个gap year(间隔年), 全中国旅游一遍,多去一些地方,多认识一些人,最好是谈几场恋爱,再出国留学。十七八岁的时候,你骑车从漠河到三亚,从上海到拉萨走一趟,你对中国的认同,对中国文化的认同,一般就不会有问题。

如果你已经在美国,觉得不太舒服的时候,一定要尽早回国,不要像很多中国孩子一样,因为无法融入,就退守自己的小圈子,甚至反过来排斥美国文化、排斥美国人,误人误己。这个世界上,各种高大上学校毕业的loser(失败者)到处都是,为了一个虚名,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实在是不值得。

最后,用陈寅恪的一句话来总结,我们一方面要“吸收输入外来之学说”,另外一方面一定要“不忘民族本来之地位”,一方面要最大程度的拿来主义,承认自己的不足,虚心向人家学习,另外一方面,又永远不能抛弃自己作为中国人、作为华人的文化认同和身份定位,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真正培养出世界级、领袖级的人物,而不是中国、美国两边都找不到认同感的边缘人。

这是我今天要给大家分享的一些思考。我一开始就说了,我没有完整的解决方案,我只是提出一个问题,这个问题非常重要,我们花那么多钱,请那么多辅导老师,上那么多的培训班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们一起来思考这个问题,一起来解决这个问题。

领教工坊的很多企业家都面临这个问题,而且他们还要努力把孩子培养成企业的接班人,所以,孩子的自信心和领导力的问题,就更加迫切。这些年,在一些企业家的帮助下,我们正在筹办一所全英文的小型文理学院,刚开始在中国,然后转学到国外,同时利用暑期回国的时间,系统地开展各种企业类、教育类、公益类项目。我们培养的是一方面有世界眼光,另外一方面又能坚持中国文化本位的中国精英,“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

这就是我今天想给大家分享的全部内容,我们大家一起努力,为中国留下几个读书的种子,谢谢大家!

(本文根据作者12月5日在2018未来教育大会的演讲整理。)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领教工坊”,ID:ClecChina。作者:肖知兴(著名管理学者,领教工坊联合创始人,先后任教于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乔治·华盛顿大学和北京大学),编辑:木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