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今日美国和CNN报道,在经过14个由230多个城市参加的选拔后,亚马逊星期二宣布,将选择纽约长岛市和华盛顿近郊——维吉尼亚阿灵顿两地共同分担其第二总部。

亚马逊将给两地分别带去25亿元的投资和2.5万个工作岗位,雇佣将从明年开始。

这一项目承诺为城市带来大量的高薪工作和税收收入,但几乎肯定的是,它对基建项目和房地产市场带来的影响也会遭至批评。

亚马逊在一篇博客文章中称,长岛市将依据创造的就业机会给公司提供15亿元的奖励,阿灵顿则将提供5.73亿元奖励。

亚马逊补充表示,两个城市雇员的平均年薪将达到15万元。

公司还宣布在纳什维尔建立一个新的中心,以监管客户的装卸、运输和供应链活动。

那里将雇用5000人。Nashville纳什维尔也位列亚马逊第二总部的候选提名名单中。

亚马逊的第二总部选址工作始于2017年9月。

共有238个城市竞标,亚马逊随后把范围缩小到20个城市的提名名单,包括芝加哥、丹佛、印第安纳波利斯和迈阿密等。

公司高管飞往美国各地和一个加拿大城市,以寻找第二个总部。

其对于第二总部的要求包括临近主要机场、有能力吸引高技术人才和一个容纳超过百万人口的城市区域。

而一个出乎意料的改变在于,亚马逊最终选择了2个胜出者而非1个。

根据亚马逊的最初说法,第二总部将和西雅图总部拥有同等地位,创造5万个高薪职位。

主要的顾虑之一是一个城市如何应对5万名新员工的人流。

将整个项目一分为二可以缓解这方面的影响,帮助亚马逊避免一些公司在该区域高房价和交通拥堵的批评。

同样,这一改变可以让亚马逊同时在两个大都会区都招募高素质人才。

亚马逊表示,在西雅图总部的员工有机会调整工作地点,它同时也会为新地点雇佣团队和高管。

亚马逊公司估计,其投资在2010年至2016年期间为西雅图带去了380亿元的经济增长。这些投资包括建筑、停车场和基建设施。

但亚马逊建立第二总部并不仅仅是找一个新办公地点。

通过整个选址过程,亚马逊巧妙的获得了北美各个城市的免费数据,包括在建房地产信息,人才库的细节,劳工支出和这些州和城市愿意提供多少刺激来吸引公司。

亚马逊也表示,会使用收集到信息作为仓库、小办公室等其他新设施的选址考量。

一些没有进入20强短名单的城市已经得到了一些亚马逊方面的投资,例如温哥华建立机器学习和云计算的新办公室,以及渥太华等地的货物集散仓库等。

华盛顿特区

华盛顿特区的大都会地区被认为是亚马逊第二总部的最佳选择,在今年1月的20城名单中,有三个属于这一区域,包括马里兰州蒙哥马利、北弗吉尼亚州和华盛顿特区本身。

作为国家政府的所在地,华盛顿在潜在的地点中脱颖而出。该地区的公共交通系统和受过良好教育的劳动力是优势。它在东部时区的位置使其能够与大西洋沿岸的子公司联系边界。

同时,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拥有着《华盛顿邮报》,他最近还在该地区购买了价值2300万元的豪宅,是首度最大的私人住宅。

“如果你把索斯在这里购房和拥有《华盛顿邮报》看做他向要联邦政策带去更大影响力的话,他在这里选址第二总部并不是一个糟糕的选择。”

经济学家、维州费尔法克斯乔治梅森大学富勒研究所主任、公共政策和区域发展教授斯蒂芬·富勒说。

而北维州最终成为主要选择,在于当地技术中心的优势。

作为互联网公司的聚集地,该地区拥有无数的数据中心,包括Facebook,Google和Salesforce等科技巨头都有服务器在那里。

而亚马逊本身在北维州就拥有29个独立数据中心。在最多数据中心所在地劳顿郡,全球70%的互联网流量都经过那里。

在去年建立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独特区域合作伙伴关系,阿灵顿和亚历山大市表示,亚马逊新总部将会在一个名为National Landing的新社区建造,包括五角大楼市的一部分,阿灵顿水晶城和亚历山大市的波托马克。

纽约

在亚马逊选址的必备要求上,最重要的可能是科技和其他人才。而纽约城市区拥有130万名在管理、商业、金融、数学、公共关系和销售等相关领域的员工。

纽约对于喜欢城市、丰富文化和充满活力艺术气息的年轻人而言具有巨大的吸引力。它庞大的交通系统也是一个优势。

同时,在这样一个足够大的城市中,新增加2.5万名高薪劳工不会像在一些小城市里那样严重扭曲就业市场。

虽然整个纽约市的住房都很紧张,但在亚马逊选定的皇后区西部边缘的长岛市,过去8年间新建造了41座新公寓楼。

RentCafe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已经拥有12533套公寓。

1年之前,亚马逊为第二总部的选址城市开出了一张巨额支票:50000亚马逊新员工招募计划,50亿大楼建设费用,该城市将拥有科技巨头总部所在地的光环。

而城市的成本则是只需数十亿美元的税收优惠和对主办城市的潜在改善。

戏剧性:原本只想选一个城市,结果出现了第2总部分拆。纽约州长岛市(Long Island)和弗吉尼亚州水晶城(Cristal City)。

最终结果:亚马逊在美国三个海滨城市都拥有重要据点。

这次事件极具研究价值,因为有太多未知的问题值得我们去深究,比如亚马逊为何搬迁?为何是这两个城市“中奖”?科技企业与政治的敏感关系如何等等,当然,还有极具争议的亚马逊CEO贝佐斯本人在这次事件中的角色。

亚马逊走出西雅图原因:影响当地房价

西雅图、华盛顿、纽约三地房价对比

实际上,众多猜测都有,抑或是与城市长官主张不同,抑或是亚马逊想靠近华盛顿缓和监管,抑或是纽约等城市更具吸引力。但根本上,西雅图的城市发展已经于亚马逊的发展出现了某种“脱节”。

根据中国雷锋网了解到,从更广泛的地铁区域来看,西雅图、纽约和华盛顿地区的中位数房屋成本约为40万至45万美元,而三个地区的每个房屋每月租金仅为1900至2200美元。

购房价格来看,阿灵顿(弗吉尼亚水晶城附近)的664000美元,西雅图市的740000美元,长岛的846000美元。

租房价格上看,长岛市每月约3100美元的租金远高于西雅图和阿灵顿(两者均约2100美元)。

亚马逊此前表示,其西雅图总部已经注入了380亿美元,超出了公司在建筑物上用于区域经济的费用。

西雅图当地的政府人员并没有对这些数字提出异议,但他们也一直在努力跟上亚马逊惊人的增长及其对公共交通、学校、公路网、公园和公用事业的要求。

亚马逊在西雅图的占地面积

据悉,亚马逊现有员工45000多人、占用大楼40多幢、办公面积1000万平方英尺。

可以看出,这家科技巨头在西雅图拥有约400万平方英尺的空间,另外还有600万平方英尺的租用空间。

尽管亚马逊为员工购买公交卡,并正在建设一条专用的自行车道,确保55%的员工可以步行上班,但是亚马逊业务增长实在是太强劲了,西雅图已经成为美国房价最昂贵的地方之一,迫使低收入居民搬到遥远的郊区。2015年,西雅图周边的金县首度出现了无家可归的群体。

根据联邦住房及城市发展部公布的最新数据,2017年,金县的无家可归者约有11,643人,仅次于纽约市和洛杉矶县。那一数字包含了住在庇护所等设施的人们,以及在户外露宿的人们。

金县无家可归人口总数高居全国第三(数据来源:联邦住房及城市发展部,图片来源:《西雅图时报》)

金县居无定所的无家可归者数量亦是全国第三,这其中包含了住在车内、帐篷内及地方街道上的人们。2017年,县内有5485人居无定所,比去年激增了21%。

上述数字强调了贯穿整个西海岸的无家可归问题的严重性。

2018年9月,贝佐斯宣布捐出20亿私人资金用于支持在美国解决无家可归群体问题的团体,并在服务欠缺的社区建立更多幼儿园。

而在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对工人待遇进行持续数月的批评之后,亚马逊也宣布将所有员工的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15美元。

不过,最低工资标准不太可能对该公司在北弗吉尼亚州的招聘产生太大影响,因为此前亚马逊表示,其设施将主要雇用白领工人,平均年薪超过10万美元。

当然,并不是西雅图及其附近区域有此担忧,就连华盛顿也必须追赶经济发展角度。

华盛顿政府委员会估计,即便没有亚马逊,到2025年,该地区也需要增加235000套住房,以跟上预期的就业增长步伐。

根据Urban Institute最近的一项分析,亚马逊的到来可能会将目标推高至267000以上。目前,到2026年,它将增加约170000套楼盘。

各界褒贬不一:有人觉得是“骗局”,有人为亚马逊辩护

对于这场声势浩大的选址活动,有人提出质疑:亚马逊选个第二总部真的需要历时13个月,从足足238个城市中去筛选吗?而最后得出的结论竟是纽约和弗吉尼亚这两个城市(前者是美国经济中心,后者是美国文化中心),这不是很荒唐吗?他们认为这浪费了大量的社会资源,追根究底是亚马逊想争取更多的城市优惠政策。

但也有人为亚马逊辩护。由于难以在一个地区找到50000名合格的工人,其中许多是计算机工程师,因此分拆对亚马逊有意义。划分项目还可以缓解由于公司增长对住房、交通网络和学校的压力。

另一种说法是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等公司被纽约、洛杉矶、西雅图和华盛顿等城市所吸引,因为这些城市已经对文化、公园、大学和交通等资产进行了变革性的公共投资。

那么问题又来了。为什么美国众多城市宁愿付出数百亿美元资金,也要争夺这个机会?

据资料显示,每年美国各州、各城市会花费高达900亿美元的税收减免和现金补助,以敦促企业在各州之间迁移。

这不仅仅是联邦政府在住房、教育或基础设施上的花费,而且由于城市和州不能印钞票或者存在大量赤字,这些交易会从地方政府所支付的一切资源中获取稀缺资源,例如学校、道路、警察和监狱。

有人做过统计,在过去10年中,波音公司、耐克、英特尔,荷兰皇家壳牌、特斯拉、日产、福特和通用汽车各自获得了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补贴方案,要么将公司总部迁至美国境内,要么经常将总部保持在原地。

文章来源:掌中看米国